首頁(yè) > 人 物 > 正文

古代人物


p_sanghongyang

桑弘羊

生卒:公元前155年—公元前80年
籍貫:洛陽(yáng)
簡(jiǎn)評:西漢著(zhù)名理財家、政治家


人物生平

  桑弘羊(公元前155年—公元前80年)出身于洛陽(yáng)的一個(gè)較為富裕的商人家庭,這個(gè)家庭給了他自幼接受良好教育的機會(huì ),以及對商業(yè)、商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較為全面的認識。兩漢時(shí)期,人們計算數字要使用一種被稱(chēng)為“籌碼”或“籌算”的工具,而桑弘羊自幼敏悟,對計算一事也極為熟悉,因此可以脫離籌碼,只用心算得到準確的答案??看吮臼?,他在十二歲時(shí)便被征召入宮,擔任“侍中”。

  然而,史書(shū)對他的少年及青年時(shí)代都語(yǔ)焉不詳,以至于人們根本無(wú)法靠文字記載還原桑弘羊最初入宮的經(jīng)歷,有些學(xué)者推測,在當時(shí)他或許是一個(gè)頗有名氣的神童,而年幼的漢武帝同樣正在學(xué)習階段,朝廷因此給了桑弘羊一個(gè)“侍中”頭銜,令其伴讀。

  無(wú)論事實(shí)究竟如何,這次入宮對桑弘羊的一生都產(chǎn)生了重大影響,他不再像父輩那樣走上商賈之路,而是開(kāi)始了始料未及的政治生涯。

  從景帝后元二年(公元前142年)到武帝元鼎二年(公元前115年),桑弘羊始終擔任著(zhù)侍中一職。在這二十七年的時(shí)光中,漢武帝即位,變尊崇黃老為獨尊儒術(shù),對外政策也自和親改為武力解決。

  元鼎二年(公元前115年),桑弘羊被任為“大農丞,筦諸會(huì )計事”,時(shí)年四十歲。當時(shí)對外戰爭耗費大量財孥,國家財政已經(jīng)出現較為嚴重的危機,而桑弘羊在出任大農丞的五年中,先后參與了幾項重要決策,展現出卓越的理財能力。

  首先是算緡告緡令,所謂算緡,是一種向工商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者征收的資產(chǎn)稅,而告緡則是指對隱瞞不報稅或所報不實(shí)者,要處以沒(méi)收全部財產(chǎn)的重罰,告發(fā)者可以得到被告發(fā)者所沒(méi)收財產(chǎn)的一半。此令的主要目的在于打擊富商大賈,增加財政收入。其次進(jìn)行了一次徹底的幣制改革,把鑄幣權完全收歸中央,禁止郡國和民間鑄錢(qián)。并且假民公田、移民屯墾,以便于安撫流民,鞏固邊防。

  元豐元年(公元前110年),桑弘羊被任命為治粟都尉,代理大農令,從此之后直至漢武帝去世,桑弘羊都獨掌財權,總管?chē)邑斦?/p>

  他從上任開(kāi)始,即先著(zhù)手解決國家財經(jīng)制度的混亂問(wèn)題,整頓以往對財經(jīng)多頭管理的弊端,并且建立了從中央到地方的財經(jīng)管理系統。

  為了徹底解決財政困難,桑弘羊開(kāi)始全面推行并完善鹽鐵官營(yíng)政策。漢朝建國之初,民力正疲,百廢待興,因此自高祖開(kāi)始,連續幾個(gè)皇帝都把“休養生息,無(wú)為之治”八個(gè)字當做治國寶訓,治鐵、煮鹽等行業(yè)也基本向百姓開(kāi)放,如此一來(lái),慢慢產(chǎn)生了一批靠資本原始積累而發(fā)家致富的富商,這些富商大賈壟斷鹽鐵行業(yè),形成畸形發(fā)展,貧富差距也逐漸拉大。針對此問(wèn)題,桑弘羊堅定推行了私營(yíng)改官營(yíng)的鹽鐵政策,把鹽鐵生產(chǎn)權收歸國家。這一舉措既增加了國家財政收入,還起到了抑制豪強兼并,打擊地方割據勢力的作用。

  漢時(shí)地方間交通不便,運輸困難,桑弘羊推行均輸法,設置數十個(gè)大農部丞,分別掌管各個(gè)郡國的農業(yè)及官營(yíng)工商業(yè),在縣一級設置由大農部丞領(lǐng)導的均輸官,負責物資的轉運和販賣(mài),如此在全國建立起一個(gè)由中央統一管理的官營(yíng)商業(yè)網(wǎng)絡(luò )。均輸法的實(shí)施,可以調劑物資、賑濟災荒、壟斷市場(chǎng)。

  推行均輸法的同時(shí),桑弘羊還采取了一項新財經(jīng)措施,名為“平準”,就是當某種商品價(jià)格過(guò)低,則大量買(mǎi)進(jìn),反之就以平價(jià)向市場(chǎng)拋售,以平衡物價(jià)。

  此外,他還實(shí)行了酒類(lèi)專(zhuān)賣(mài)制度,對增收也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  太始元年(公元前96年),桑弘羊被貶為搜粟都尉,此次降職的原因,可能是受到其子弟犯法的牽連。但漢武帝對他的信任并未減少,他仍然大力推行鹽鐵等各項理財措施,并協(xié)助武帝解決當時(shí)出現的各式新問(wèn)題,如為鎮壓農民起義籌措經(jīng)費,調撥糧草等等。

  征和四年(公元前89年),漢軍攻破西域門(mén)戶(hù)車(chē)師,為了鞏固勝利成果,確保中西商路通暢,桑弘羊與丞相田千秋、御史大夫商丘成聯(lián)名,向漢武帝提出了在輪臺擴大屯田的建議。然而對此建議,漢武帝并未采納,相反他批評了桑弘羊等人,并下詔承認以往戰爭政策的錯誤,同時(shí)要調整政策,認為當務(wù)之急是與民休息。

  在此次詔書(shū)頒布后,武帝立即停止各種勞民措施,不再興師動(dòng)眾,著(zhù)手推行“富民”政策。武帝晚年的政策轉變,對桑弘羊個(gè)人也產(chǎn)生了一定影響,盡管他并沒(méi)有被繼續追究,但武帝專(zhuān)門(mén)增設了一個(gè)分管農業(yè)生產(chǎn)的搜粟都尉,桑弘羊的職權范圍因此減小。直到武帝去世的一年多里,桑弘羊都沒(méi)有任何顯著(zhù)記載留于史冊。

  后元二年(公元前87年),漢武帝去世,立年僅八歲的劉弗陵為太子。在去世前,武帝召集親信大臣托孤,六十八歲的桑弘羊被晉升為御史大夫,這標志著(zhù)他已成為西漢王朝最高領(lǐng)導層的核心人員之一。

  在幾個(gè)輔政大臣中,金日磾早逝,田千秋只做中立的和事老,上官桀同桑弘羊一起站隊,霍光則自成一派?;艄馀c桑弘羊不睦,在政見(jiàn)上也有分歧,為了扳倒桑弘羊,他促成了一次中國古代大規模的政治方針辯論會(huì )——鹽鐵會(huì )議的召開(kāi)。

  在鹽鐵會(huì )議上,代表民間力量的賢良、文學(xué)向桑弘羊提出了一系列批判,而桑弘羊口燦蓮花,以一當十,最后仍然落于下風(fēng)。

  會(huì )議結束后,桓寬將雙方發(fā)言整理出六十篇,稱(chēng)為《鹽鐵論》,內容依照會(huì )議實(shí)際情況,以一來(lái)一往的對話(huà)形式加以記錄。這本書(shū)是世界上早期討論國家政權與市場(chǎng)體系關(guān)系的最為豐富的文獻,也是中國經(jīng)濟倫理思想史上功利論與道義論最具現實(shí)意義的一次爭辯。

  霍光與桑弘羊等人的爭權非但沒(méi)有結束,反而更加激化。漢武帝有六個(gè)兒子,衛太子因巫蠱之禍而死,齊王病故,在活著(zhù)的四個(gè)兒子中,燕王劉旦最長(cháng)。衛太子與齊王死后,燕王以為按次第應由自己即位,遂上書(shū)“求入宿衛”,這件事招致了武帝的極大反感,最后立少子為帝。當上官桀父子、桑弘羊與霍光之間的矛盾越發(fā)嚴重時(shí),他們便開(kāi)始與燕王交通,暗中決定以燕王的名義上書(shū),告發(fā)霍光有圖謀不軌之嫌,并計劃由代理尚書(shū)事的上官桀負責把文書(shū)批給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調查,桑弘羊和一些大臣共同來(lái)罷免霍光。但昭帝在接到上書(shū)后,發(fā)覺(jué)其中有詐,此事只好作罷。

  上官父子又與長(cháng)公主、燕王等合謀,讓長(cháng)公主邀請霍光赴宴,然后伏兵殺死他,擁立燕王為帝,但其陰謀泄露,在昭帝元鳳元年(公元前80年),霍光以燕王劉旦覬覦帝位為名,處死了上官桀父子和桑弘羊等人,加以族滅,史稱(chēng)“燕王之變”,一代理財家和政治家桑弘羊,就這樣結束了他的人生。

文獻參考

  大夫曰:“王者塞天財,禁關(guān)市,執準守時(shí),以輕重御民。豐年歲登,則儲積以備乏絕;兇年惡歲,則行幣物;流有余而調不足也。昔禹水湯旱,百姓匱乏,或相假以接衣食。禹以歷山之金,湯以莊山之銅,鑄幣以贖其民,而天下稱(chēng)仁。往者財用不足,戰士或不得祿,而山東被災,齊、趙大饑,賴(lài)均輸之畜,倉廩之積,戰士以奉,饑民以賑。故均輸之物,府庫之財,非所以賈萬(wàn)民而專(zhuān)奉兵師之用,亦所以賑困乏而備水旱之災也?!?/p>

  文學(xué)曰:“古者,十一而稅,澤梁以時(shí)入而無(wú)禁,黎民咸被南畝而不失其務(wù)。故三年耕而余一年之蓄,九年耕有三年之蓄。此禹、湯所以備水旱而安百姓也。草萊不辟,田疇不治,雖擅山海之財,通百味之利,猶不能贍也。是以古者尚力務(wù)本而種樹(shù)繁,躬耕趣時(shí)而衣食足,雖累兇年而人不病也。故衣食者民之本,稼穡者民之務(wù)也。二者修,則國富而民安也?!对?shī)》云:‘百室盈止,婦子寧止’也?!?/p>

  大夫曰:“賢圣治家非一寶,富國非一道。昔管仲以權譎伯,而紀氏以強大亡。使治家養生必于農,則舜不甄陶而伊尹不為庖。故善為國者,天下之下我高,天下之輕我重。以末易其本,以虛易其實(shí)。今山澤之財,均輸之藏,所以御輕重而役諸侯也。汝、漢之金,纖微之貢,所以誘外國而釣胡、羌之寶也。夫中國一端之縵,得匈奴累金之物,而損敵國之用。是以騾驢馲駝,銜尾入塞,驒騱騵馬,盡為我畜,鼲鼦狐貉,采旃文罽,充于內府,而璧玉珊瑚琉璃,咸為國之寶。是則外國之物內流,而利不外泄也。異物內流則國用饒,利不外泄則民用給矣?!对?shī)》曰:‘百室盈止,婦子寧止?!?/p>

  文學(xué)曰:“古者,商通物而不豫,工致牢而不偽。故君子耕稼田魚(yú),其實(shí)一也。商則長(cháng)詐,工則致罵,內懷窺窬而心不怍,是以薄夫欺而敦夫厚。昔桀女樂(lè )充宮室,文繡衣裳,故伊尹高逝游詫?zhuān)畼?lè )終廢其國。今騾驢之用,不中牛馬之功,鼲鼦旃罽,不益綿綈之實(shí)。美玉珊瑚出于昆山,珠璣犀象出于桂林,此距漢萬(wàn)有余里。計耕桑之功,資財之費,是一物而售百倍其價(jià)也,一揖而中萬(wàn)鐘之粟也。夫上好珍怪,則淫服下流,貴遠方之物,則財貸外充。是以王者不珍無(wú)用以節其民,不愛(ài)奇貨以富其國。故理民之道,在于節用尚本,分土井田而已?!?/p>

  大夫曰:“自京師東西南北,歷山川,經(jīng)郡國,諸殷富大都,無(wú)非街衢五通,商賈之所臻,萬(wàn)物之所殖者。故圣人因天時(shí),智者因地財,上士取諸人,中士勞其形。長(cháng)沮、桀溺,無(wú)百金之積,跖蹻之徒,無(wú)猗頓之富,宛、周、齊、魯,商遍天下。故乃商賈之富,或累萬(wàn)金,追利乘羨之所致也。富國何必用本農,足民何必井田也?”

  文學(xué)曰:“洪水滔天,而有禹之績(jì),河水泛濫,而有宣房之功。商紂暴虐,而有孟津之謀,天下煩擾,而有乘羨之富。夫上古至治,民樸而貴本、安愉而寡求。當此之時(shí),道路罕行,市朝生草。故耕不強者無(wú)以充虛,織不強者無(wú)以掩形。雖有湊會(huì )之要,陶、宛之術(shù),無(wú)所施其巧。自古及今,不施而得報,不勞而有功者,未之有也?!?/p>

——《鹽鐵論·力耕第二》

 
  大夫曰:“故扇水都尉彭祖寧歸,言:‘鹽、鐵令品,令品甚明。卒徒衣食縣官,作鑄鐵器,給用甚眾,無(wú)妨于民。而吏或不良,禁令不行,故民煩苦之?!钜饪傄畸}、鐵,非獨為利入也,將以建本抑末,離朋黨,禁淫侈,絕并兼之路也。古者,名山大澤不以封,為下之專(zhuān)利也。山海之利,廣澤之畜,天地之藏也,皆宜屬少府;陛下不私,以屬大司農,以佐助百姓。浮食豪民,好欲擅山海之貨,以致富業(yè),役利細民,故沮事議者眾。鐵器兵刃,天下之大用也,非庶眾所宜事也。往者,豪強大家,得管山海之利,采鐵石鼓鑄,煮鹽。一家聚眾,或至千余人,大抵盡收放流人民也。遠去鄉里,棄墳墓,依倚大家,聚深山窮澤之中,成奸偽之業(yè),遂朋黨之權,其輕為非亦大矣!今者,廣進(jìn)賢之途,揀擇守尉,不待去鹽、鐵而安民也?!?/p>

  文學(xué)曰:“扇水都尉所言,當時(shí)之權,一切之術(shù)也,不可以久行而傳世,此非明王所以君國子民之道也?!对?shī)》云:‘哀哉為猶,匪先民是程,匪大猶是經(jīng),維邇言是聽(tīng)?!嗽?shī)人刺不通于王道,而善為權利者。孝武皇帝攘九夷,平百越,師旅數起,糧食不足。故立田官,置錢(qián),入谷射官,救急贍不給。今陛下繼大功之勤,養勞倦之民,此用麋鬻之時(shí);公卿宜思所以安集百姓,致利除害,輔明主以仁義,修潤洪業(yè)之道。明主即位以來(lái),六年于茲,公卿無(wú)請減除不急之官,省罷機利之人。人權縣太久,民良望于上。陛下宣圣德,昭明光,令郡國賢良、文學(xué)之士,乘傳詣公車(chē),議五帝、三王之道,《六藝》之風(fēng),冊陳安危利害之分,指意粲然。今公卿辨議,未有所定,此所謂守小節而遺大體,抱小利而忘大利者也?!?/p>

  大夫曰:“宇棟之內,燕雀不知天地之高;坎井之蛙,不知江海之大;窮夫否婦,不知國家之慮;負荷之商,不知猗頓之富。先帝計外國之利,料胡、越之兵,兵敵弱而易制,用力少而功大,故因勢變以主四夷,地濱山海,以屬長(cháng)城,北略河外,開(kāi)路匈奴之鄉,功未卒。蓋文王受命伐崇,作邑于豐;武王繼之,載尸以行,破商擒紂,遂成王業(yè)。曹沬棄三北之恥,而復侵地;管仲負當世之累,而立霸功。故志大者遺小,用權者離俗。有司思師望之計,遂先帝之業(yè),志在絕胡、貉,擒單于,故未遑扣扃之義,而錄拘儒之論?!?/p>

  文學(xué)曰:“燕雀離巢宇而有鷹隼之憂(yōu),坎井之蛙離其居而有蛇鼠之患,況翱翔千仞而游四海乎?其禍必大矣!此李斯所以折翼,而趙高沒(méi)淵也。聞文、武受命,伐不義以安諸侯大夫,未聞弊諸夏以役夷、狄也。昔秦常舉天下之力以事胡、越,竭天下之財以奉其用,然眾不能畢;而以百萬(wàn)之師,為一夫之任,此天下共聞也。且數戰則民勞,久師則兵弊,此百姓所疾苦,而拘儒之所憂(yōu)也?!?/p>

——《鹽鐵論·復古第六》